軒尼斯道

昨晚反正有時間,到誠品打個轉。

從快捷扶手電梯而上,外面是熟悉又陌生的軒尼斯道,只有疏落的行人,一輛車也沒有。

係喎,事件還未完結,幾乎忘記了。

這是史無前例的景況。(不要告訴我,六七年暴動仲大鑊。那時我未出世。)

20141010_175025_20

誠品的書遠不及樓下街景吸引,因為人生無幾何,亦不想太有幾何。於是走到街上逛了一會。

在崇光百貨對面馬路,趁交通燈的綠色公仔正亮著,便急步過。然後想,急什麼?根本沒有車啊。

仍然是那句:小時候是乖小孩,大個是乖大人,而且乖得有點盲目,只用條件反射,沒有用腦袋。

究竟人要在什麼時候乖、什麼時候曳?遇著曳的大人,小孩是否仍然要乖?當用乖的方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又相信那是自己應該得到的時候,是否應該乖乖地認命,還是點都要曳一次?當曳也不是個有效的辦法時,又應該怎樣?

軒尼斯道很平靜,沒有碌架床、乒乓球桌、邊爐、關公像、耶穌像,只有一些席地而坐的示威者在玩平板電腦,和幾個無所事事的警察,還有物資站和很多很多標語,看來很瘋狂。(Again,不要告訴我,外國的示威活動更加怎樣怎樣,我沒有國際視野。)

20141010_182637_20

不遠處,有人在講課。不知外國的示威活動可會有嘢學的?講課的地方旁邊更有個小型圖書館。

20141010_183046_20

這一天,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帳幕。原本星期五,是個有偈傾的日子,但有人臨時放飛機,小孩子又扭計了。他們這樣扭:

20141010_182413_20

我想:何必呢?細路唔識大人識。抑或大人心目中有個 hidden agenda?

事情弄到如此田地,雙方都沒有下台階。最後可能拖吓拖吓不了了之。細路最後可能還是要逆來順受。不過,條氣會唔順囉。

一個條氣唔順的人會怎麼樣?我估計,一是找另一個爆發點,一是鬱到病。

 

 

廣告

3 responses to “軒尼斯道

  1. 鹹魚的故事 – 從前有個寶島,由邪惡執政黨執政,熱血正義反對黨,充滿理想激情,被稱為「寶島之子」的熱血正義民主領袖成功推翻邪惡執政黨當選,但是在熱血正義聯盟執政期間,「寶島之子」只顧全力貪贓枉法,寶島除了沉淪內耗外,卻一事無成,年青有能力的,留學外國再不回來;中年肯拼搏的跑到邪惡隣國發展做生意;老年有家產的移民到邪惡軸心國頣養天年。最後留在寶島的,基本上都是老弱殘,寶島完全變成一無所有,由鮮魚變成一條實實在在的鹹魚。

  2. 各適其適開p, 好心返屋企喇。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