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因為信念

10704044_639964299452881_7467117430489285021_n「以前都冇普選啦,點解而家要有?」

小學時代,我有一個要好的朋友。她認為,既然是朋友,對任何事情的看法都要一模一樣,大家要像對方鏡裡的影子才行。

每一次,當我跟她鬧意見的時候,她都凝視著我說:「你變咗。」

終於有一次,我答她:「係呀,因為我長大咗吖嘛。我手抱咁大嗰陣賴尿添,大個咗係咪都要賴吖?」

***

「阿爺俾咗好多好處你哋仲唔知足。」

孩童時代,家貧,但吃的穿的從來不缺乏,有書讀,病了可以看醫生,Maslow Hierarchy 第一層應有盡有。

可是,父母不准我參加課外活動,即使是免費的,不准出席學校旅行遊戲日,不准跟別的小孩子玩耍或聊天,甚至不准打預防針。而這些,通通是一般小孩子會做的基本事情。我到現在都是這樣認為。

換著是你,會怎樣?乖乖的聽父母話,不准就不做啦。大不了等五六十年,父母雙亡之後,才做自己想做的事?因為,阿爸阿媽俾咗咁多好處你,衣食住行一應俱全,所以,你就不能身在福中不知福。他們要你過監躉一樣的生活,也得要過住先?

***

「唔通犯法都要做呀?擺明就係錯啦。」

初中。我要到屋企樓下的圖書館。我不能再過那些「乜都唔准做,爭係可以睇書,仲要只限睇考試會考嘅教科書」的生活。

當然,阿媽慣性地不准。

我說:「咁出年家姐結婚,你唔洗旨意我會去飲。圖書館啲人咁純品,你都驚我學壞;酒樓嗰度乜人都有,我好驚喎。」

我是這樣爭取到獨自落街權的。注意:只是落街,搭一程升降機即到那種,甚至不算是「去街」。

要脅父母從來都不對。如果我有「對」的方法,能有效地解決問題,我不會選個「錯」的。

面對不正常的人,唯有用不正常的方法。這是為勢所迫。

***

我是黃絲帶。在施放催淚彈之前幾十年已經造就而成。

可能你會說,學生未賺過錢,不知賺錢辛苦才出來搞搞震;但我賺過,也知道為何現今社會令我賺錢賺得咁辛苦。

我試過沒有自由,你又試過嗎?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形成了一套賴以為生的信念,以後也很難改變。

黃色與藍色對罵,根本嘥鬼氣。人類的心理本質,就是只會選擇性接收到吻合自己信念的訊息;唔啱聽唔啱睇,就會自動被前意識隔絕。

於是,黃絲帶的激動,自己感覺不到,以為自己很理性;藍絲帶的偏頗,自己見不到,以為自己很有理。

那些什麼「被別人利用」、「被別人洗腦」的言論只是 bullshit。像催眠一樣,很多人已被催眠但不知道,因為被催眠的過程中,一直都是清醒的。也像催眠一樣,要被利用被洗腦,都先要你願意,是自己選擇的。正如你睇《蘋果》抑或睇《文匯》,也是你自己決定的。

***

這個月以來,我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黃絲帶通常承認自己是黃絲帶,但很多藍絲帶只會認自己中立。點解呢?做藍絲帶很失禮嗎?明明站在有權有勢又「合法」的一方,根本穩操勝券冇得輸,為什麼不敢承認?是因為連自己都過唔到自己嗰關?

 

廣告

4 responses to “都是因為信念

  1. 我是藍絲帶加一條黃邊,嘻嘻。

    • 冇呢種架喎。

      尋日有人whatsapp我簽名撐警。
      藍絲帶周圍擺擋叫人簽名,氣氛和平,亦冇扯皮條咁sell過路的人。
      點知番到屋企睇新聞……藍絲帶打記者,仲要打女人。
      名,點簽得落手?

      • 哈哈,不知真假,只有明辨是非。
        拖咗一個月,支持都變唔支持。

      • 支持係支持佢哋嘅理念,
        而唔係無論任何一個舉動都支持。
        正如教徒都唔一定認同哂聖經上每一粒字。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