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袖

psychopath「同我一齊 work 嘅,都話我係萬中無一嘅好拍檔,事事親力親為跟到足。如果你仍然認為我態度敷衍,就搵第二個頂替我!」

在眾人面前,我對 EV3.1 必恭必敬。遞信當日,conference room 裡 one on one,向來鵪鶉的我在咆吼。

EV3.1 在黑面之前,有兩秒鐘不知所措。本能反應告訴我,這就是傳說中的瞬間催眠狀態。我痛恨自己道行未夠高深,未能把握這個難得的時機,向他下個惡毒的催眠暗示,讓他與 EV1 互相廝殺。

***

高人:Workplace bullying 有好多成因,例如 EV3.1 怕你比佢更能幹,令佢受威脅。而你而家所遭遇到嘅,好大機會就係呢種。

我:我從來唔搶佢功勞,做咗嘅嘢俾佢交功課,根本冇鋒茫過露、功高蓋主嘅問題。佢叫我行東,我一定唔會行西,除非冇路行。而且佢入職唔耐,我連得罪佢嘅時間都冇。

高人:唔係你嘅問題,係佢自卑。呢啲人去到邊都唔安全,怕人叻過佢,所以不停咁剷除其他人。你消失,佢會安樂啲;但好快,佢又會見到另一個令佢不安嘅目標。

我半信半疑。高人是不想我失自信,才出此言吧?正所謂「不招人妒是庸才」,咁我咪庸才囉,有什麼好妒忌?

Google 搜尋結果:bully 的 target 總是能幹、受歡迎、得到正面評價、正直、唔玩嘢、同時弱勢的人。與高人的指點,九成吻合,冇得唔信。

***

EV3.1:我見呢個 project 有好大發揮空間,所以先俾你做。

我:唔係喎,上個星期 EV1 話我原本嘅工作 poor perform 先叫我做其他 project,而你當時認同佢架喎。

EV3.1:係……你 perform 得唔好,所以俾第二啲嘢你發揮……

我:既然係咁,你搵個 perform 得好啲嘅黎發揮吓囉。再唔係,請過第二個黎做。

EV3.1:請過第二個冇呢個 sense 吖嘛。

言下之意,EV3.1 認為我有 sense。但怎樣能做到有 sense 同時又要 poor perform?工作表現欠佳的人,會被上司指派更有挑戰性的工作嗎?

EV3.1的一派胡言,令我感到 confused。

我停止所有分析,保持警覺,因為激動的情緒和 confusion 會使人容易進入催眠狀態。到時 EV3.1 的說話,會成為催眠暗示,直達我的潛意識。

被魔鬼接近自己的靈魂是非常危險的事。

我雙手放胸前,疊起了腳,一副 defensive 的模樣,與 EV3.1 完全沒有眼神接觸。沒有 rapport,就沒有 pacing and leading。為了保護自己,所有在催眠治療的 pre-talk 之中要做的,我全部做相反。

反枱,本來就是這樣。

***

「俾個 handover list 我。」EV3.1 拋下了這一句。

過去的一段日子,我幾乎被真空了。所有我原本的職責,也即是 job description 所寫的,都被 EV3.1 拿走了。Handover list 並不長,但全部都是 toxic tasks。有些是手板眼見功夫,三言兩語就能交代;有些沒有奏章的,靠臨場執生和經驗,根本冇得交代。這是兩隻 EV 的精心佈局,現在物歸原主。

這些都是欺凌的手段:給我過於容易的工作,以貶低我的工作能力,和移除我發揮所長的機會;或者用 mission impossible 留難我,而且不給予 management support,也不清楚向我交代,他們期望我在工作上要有什麼 achievement,或者隨時改變 performance expectation 而不事先通知我。就算我捱到年尾,也會因為工作表現不理想而被趕走。

***

這幾個月來,我一直與線人合作。有些能取得重要資料的會議,我冇份列席。不過線人有針,遙距幫我收風。

有些 project,我沒有這麼幸運,被封鎖了消息,又放不到針,就沒法進行了。

當年 EV3 就是因為人緣欠佳,被人消息封鎖窒息而死的。

線人:喂,你個 project 呢,要 postpone 到出年喎。

半個月前,如果我聽到這句話,肯定冷汗直冒。

出年?我死十次都唔夠。

EV1 恐嚇要把我轟走,換其他人就事成了。結果……

我:嗯。好吖。非常之好。連花生都唔洗買。

***

兩隻 EV,一隻姓屈、一隻姓賴。他們心知肚明, project 不成事,是基於我控制不到的因素。就算找天王來擔當,結果都一樣,除非對方時運高,腳頭好。

Scapegoat 遞了信,餘下的人選只有 EV3.1 的愛將。難攤子,我雙手奉上。Project 的來龍去脈、重要文件、key contact persons,我會 handover 得妥妥當當。但經驗和交情,套用 EV1 威脅我時所說的:「Sorry,真係幫你唔到。」

***

走到這一步,我的心理資源已經耗盡。要提防 EV 們再次突襲,我繃緊所有神經線。在正常的情況下,野獸不會對已死的獵物有興趣。但 EV 是不正常的,所以,任何事都會發生。

每當我見到公司的 logo 就感到暈眩,步履不穩。Outlook 彈出 EV3.1 的名字,我心跳加速,他可能又指派困難的工作給我,卻一如以往,收起重要的資料。就算唔係,單憑這份猜疑,大家已經沒有合作空間。

EV1 在我面前走過,我停止所有動作,包括呼吸,怕他感到我的存在,而對我不利,例如又再出言侮辱,或者藉故貶低我的工作能力。

我仍然有工作要向 EV3.1 報告,但他說沒有時間。真的沒有時間,抑或想隨後誣告我沒有向他報告?所有 EV3.1 所說的和做的,都不能相信。你相信 psychopath 嗎?

***

聽說,有人說我是個 well-organized 的人。曾幾何時,隔籬部門同事過來問嘢,我隨手翻開工作筆記,資料就齊全了。流傳就在那時開始吧?

枱面也有本 daily diary,盡是 to-do list,每項都有 target completion date 和 actual completion date。

站在時間線的這一點回望,原來接了幾壇 toxic tasks 在手,依然盡心盡力。今天,我要令自己相信,這一切都只為了我自己。唯獨是這個信念,才免於覺得自己戇居。

***

Handover。EV3.1 來監場,因為怕我出術。

一隻 EV,唔知「integrity」點樣寫,會比較多疑。或者,做了虧心事,會比較心虛。

我捉著同事的手,逐隻逐隻字咁教,千叮萬囑,要他自己試做一次。心裡想:功勞全歸你的,以後請你靠自己。

***

Handover list 裡漏了「workplace bullying target」這一項。不過已經有同事很 proactive 地認了頭。他 sense 到自己將會是第六個 target。

我跟 6 號仔分享了我的經歷,連同「師兄師姐」們的遭遇,分析並總結了 EV 們的 bullying model。

或者可以考慮寫一本 workplace bullying procedure manual,幫助 train up 有志投身 EV 行列的人,也讓師弟師妹們知道自己做緊邊個 step,再留本吊唁冊,並成立這個部門專屬的 alumni group。

廣告

3 responses to “拂袖

  1. Been following your blog from time to time, it’s nice to know that you have made up your mind and quit. All the best in the future!

  2. 唔好諗咁多,這事已了結。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