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直路

NeverLookBack

終於,來到最後一段日子。

三個月的通知期,像一世紀般悠長。這是我人生之中,到目前為止,最長的九十日。

到了第 45 天,開始感到公司的用心良苦。通知期定為三個月,而不是一般的一個月,是因為受了傷的人,需要時間康復,才能正正常常走出這個門口。畢竟,有太多人打直入打橫出,在沒有揞口費的情況之下,公司的聲譽會受損。

我開始體驗很多個最後:最後一次做 monthly report、最後一次改 password、最後一次每月例會、最後一次簽 expense approval —— oh,by the way,由於年資的關係,EV3.1 在外面報 course 的費用,都是我簽名 approve 的。又有多一個理由讓他討厭我。

***

牛奶仔:你可唔可以幫我做呢個?

我:可以。你唔得閒咩?

牛奶仔:……我以為你會 support 我到你走之前。

我:Handover 咗俾你架喇喎。我連名都轉埋俾你。出咗 memo 喇喎,cc 咗俾你架。半個月前已經 effective 喇喎。

牛奶仔:……但係我唔知跟住點做。

我:Email 咪講咗囉,開會我又 brief 過哂你哋。我已經幫你哋安排好哂架喇。你哋睇過冇問題,next step 係你要同 EV3.1 一齊話俾 EV1 知,你哋嘅新安排。

大概不是唔識,而是唔想做。

這些年來,我的責任是 take the lead,但沒有權力為同事們的工作表現評分。要他們幫手,像乞求施捨。他們不肯做,無損工作表現,照樣升職;但我要包底,否則要受責備,因為我的「sense of ownership」不足。

久而久之,一切由我一手包辨。他們習慣需要我 spoon feed,連 email 都懶 check,以為工作會自己完成自己。

這一次,湯匙放在面前,埋位就有得食都唔識食,要我餵。很快,就要親自下廚了。祝君好運。

***

牛奶妹:上個月壇嘢整好未呀?

我:Send 咗 email 問你同 EV3.1 啲 details o 唔 ok,你哋又唔覆,點 proceed 唧?

牛奶妹:吓,係咪呢個 email 呀?乜要覆架咩?

我:見唔見到呢度,「please confirm」呀?其實你有冇睇個 email 架?30 個字都唔夠,唔係咁難睇咋下嘛?

牛奶妹:開會唔係講咗要做咩?做咩仲要問呀?

我:開會講咗要做,都唔係講個「做」字會變到啲嘢出黎架。開會都冇傾 details。我攞完資料番黎咪問你哋兩位同唔同意咁做囉。啲 details 喺呢度呀,見到未呀?

牛奶妹:啊……得架喇,你做吖。

我:Handover 咗俾你架喇。為免混亂,你自己做啦。將來人哋有問題,可以直接搵你。你 verbally 同人哋講,話咁咁咁,然後 send 我藍色嗰段字俾佢,你照抄得嘞。

牛奶妹:吓?咁呀?

我:如果真係做唔到,要開聲喎,等 EV1 請個 officer 幫你喎。

牛奶妹:係呀?(開心)

我:係呀。EV1 話,呢個 task 係全部門最易做架喎,求其搵個 officer 都做得掂,先至分俾我做架。如果係做唔掂,咪叫佢搵個 officer replace 你囉。

***

我花了幾個星期調整心態。

像 queen bee 一樣的 EV1,原本令我由心裡怕出來。其實他只是隻 narcissistic 的人形妖怪。儘管他自以為高高在上,我肯定有個項目我有佢冇的,就是良知。他已經喪失了我對他的尊重。

因著他的權力,大家為保飯碗,依然對他又敬又畏。但既然他已經打爛了我的飯碗,我就可以連招呼也不跟他打一個。

以前,他用鼻孔看我;現在,他避開我。

我已經關掉了在心裡不停問 EV3.1 「究竟你想點」的聲音。他想怎樣也與我無關。

為何不 train up 牛奶仔牛奶妹戒奶之後才剷除我?讓我完全喪失利用價值,夾著尾巴走,他就肯定冇得輸。

但他不會這樣想,因為 psychopath 是沒有遠見的。我為他的短視而鄙視他。

以前,我避開他;現在,我用鼻孔看他。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