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前

EnjoyChristmasHoliday mood 嚴重,再加上散水 mood,根本提不起勁工作。

不過,高人說得對,我從來都是個負責任的人,hea 極有個譜。

不是說放低就可以放低。最後一段日子,糧也沒有 hea 出,工作也不能太 hea,才是公平交易。

所有店舖都在播放聖誕歌。以前我很介意,現在懂得選擇性聽不到——意識上。潛意識不可能聽不見 melody。聖誕歌令人緊張,有如箭在弦、一觸即發的感覺,好像所有人都要為這個節日 stay alert。

其實要 alert 什麼?

***

記得小學某年,我跟同學們在操場上跳繩,給一個橫衝直撞的師兄撞倒,扭傷了腳。阿媽要追究,找訓導主任。

訓導主任力勸我們放過這個學生,但無效。他派來一個不知是天主教抑或基督教的女教師來跟我們 bull shit (我讀的小學沒有宗教背景,我自己也沒有),說做人要懂得寬恕。

我的邏輯是,校規沒有寫明不淮在操場上跳繩,但有寫明不淮在操場上奔跑,所以完全是師兄的錯。正如駕駛者衝紅燈是觸犯交通規例,衝紅燈撞到人更加是斷正;師兄在操場撞傷我是肯定犯校規。如果但凡犯校規都可以無條件獲得寬恕,訂立校規來托嗎?

其後我知道,老師不想我們追究,是因為肇事的師兄有惡勢力背景。老師們想安安全全放工。打份工啫,無謂搵命搏。欺善是個很好的 quick solution,只須把道理扭曲少少便成。

聖誕假期前最後一個 school day,正是由這位 bull shit 女教師領唱聖誕歌。

自此,聖誕歌成為了我心目中 bull shit 的歌。

可能也因為這樣,沒有人能成功向我推銷這兩個宗教。我堅定得如刀槍不入。

***

老細放假,由聖誕前放到聖誕後。

在他放假前的一個工作天,我明明比他夜收工。接著來的一天,心情輕鬆了。公司裡肯定沒有仔的聲音、影像和一切蛛絲馬跡。

點知……

晨早溜溜開 email,就見到粉藍色的 unread message,發件人正是老細。日期是星期日凌晨兩點。

像鬼魅一樣。

辦公室的氣溫突然有些低,膊頭有些緊,有頭重腳輕的感覺。

同事:係咪佢個 system clock 錯咗呀?

我:但係頭先我 reply 佢,佢識答我架。(驚)

其實有什麼好驚?Psychopath、narcissistic加 OCPD 三條喪屍同場演出的大龍鳳我都領教過,今次這個老細只是碎料。

***

我在倒數中。不是 Christmas,也不是元旦。

趁店舖做 promotion,去買散水餅。

是時候大掃除,逐步撤退。

餘下來的日子,我要 hea 一點。

***

助手:老細究竟幾時先會親口同我講你走架?

我:我咪同你講咗囉,佢知道你哋已經知咗,唔會特登公佈。

助手很希望得到老細的重視,認為他應該這樣應該那樣來穩定軍心。當老細所做的與他的期望有出入,就感到失望。而對於老細,公佈與否,只是一個 task。既然這個 task 已經自我完成了,就不用費心神,不如把精神時間放在更有 value added 的事情上。

然後,大家有個 gap。

劇情發展到現在,我才能抽離做觀眾。之前已是旁觀,現在加上冷眼就更清楚見到,每一個角色正在搞乜鬼。

別人的想法和行為,我們改變不到。與其期望,不如接受。

但「期望」又是人之常情,正如吃飯想飽肚、番工想出糧、賭錢想贏、讀書想畢業……沒有期望,就沒有動力。

咁,究竟「期望」有沒有 optimal point?如果有,又要到了什麼境界,才不要再期望?

***

Anyway,祝大家聖誕快樂。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