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YourselfMove

助手:阿寸搵過你。佢同 Ryan 摷哂你啲 email 出黎,話同你講嘅嘢不符喎。

我:冇可能。乜嘢不符呀?我都冇同阿寸講過嘢,邊有得不符呀?佢有幻覺呀?

助手:唔知啊。

Ryan 人如其名,是個壞人。他是阿寸的老細。

我:喂,阿寸呀?係咪搵過我?關於個 project?我哋爭你嘢吖嘛。過兩個禮拜會有人俾你,你先 proceed 到。而你嗰邊跟住要咁咁咁喎,啱唔啱數呀?

寸:係嘞係嘞,就係咁。我驚啲大佬話我哋唔做嘢呀。

我:點會唧?你都未齊哂嘢。

寸:會唔會淨係得你知架?你走咗冇人知架?

我:唔會,我一定會講低。Kennedy 都知架。

寸:咁我就放心喇。

狂摷 black-and-white,是預備跟我開火。Ryan 以為我會臨走卸隻鑊給他。他之所以有這個想法,是因為他正是這樣的人。

***

阿寸在我尾七才知我走,但早在兩個月之前,他對我的態度有很大轉變,由寸寸貢變得比較平和。我不知原因。我故意不告訴他我離職,其實或多或少是想試探一下,他的態度改變,是否與我離職的消息有關係。如今證實了不是。

阿寸的聲音有愧疚的味道。或者是他為了之前對我寸寸貢而內疚,或者他準備做一些對不起我的事而感到不好意思。總算他有一點良知。

***

同事:你唔似 last day 喎,睇黎你仲好忙。

有些資料在我 last day 才收到,然後開工。明知不能完成,做得幾多得幾多,然後交給助手。

Hea 是一個有點難度的動作。也正因為如此,如果我不停止,可能會做到死。

***

派餅時間到了。很多人不知道我走,甚至接過了餅也不知那是散水餅。

日子越臨近尾聲,越發覺自己不知不覺把在瘋人院裡的想法留到現在:我假設了 gossip 是必定滿天飛的,我可以像個大爺一樣,坐著就有人過來講是非給我聽,不用自己去收風;也可以像個大爺一樣,坐著就有人知曉我的事,不用我開口。我也假設職場裡的人是沒良知的,除非有充份證據,證明他有。

***

Exit interview 是指定動作。我跟 HR 姐姐說的,她會告訴 Kennedy。她一定會,因為我要填 form,Kennedy 要簽名。為了好來好去,有些事情不如慳番啖氣。依然相信國皇有著衫,會令他們感覺比較良好。

***

在微涼的早上,我從被窩裡爬出來。時間不算太晚,只是太陽已經出來了。

我第一個任務是去銀行入票。這是我的薪酬。

第二個任務是早午晚吃足藥。咳了三個星期,一定要來個了斷。之前為了上班,只能晚上吃藥;也為了工作埋尾,沒有 sick leave。我的想法是健康永遠排第一,但我的做法仍然是工作排第一。我始終戒不掉這個習慣。

現在 free up 了,要吃藥就吃,要睡覺就睡。

原本 plan 好每天都去做運動,還債咁還。但原來首先我要好番。人算不如天算。儘管我 plan 好了,到時又是另一個模樣。

未來會怎樣?好像 plan 都未必有用。

有時做人真是要見步行步。我要習慣一下。

廣告

2 responses to “

  1.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惟來日方長,盼早愈,祝安康!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