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

SocialpathNextDoor_Chi英文版是 The Sociopath Next Door

最近有很多類似的中譯書,書名沒有直接翻譯過來,如《非典型力量》(The Wisdom of Psychopaths) 和《不正常成功心理學》(The Good Psychopath’s Guide to Success),也許因為根本沒有恰當的中文詞語能完滿地描述 Psychopath。

如果把這種人稱做 asshole 或者 jerk,中文可會易譯一點?白話文可叫好「雜種」或「混蛋」,廣東話叫做「人渣」或「仆街」,鏗鏘有聲。

***

Psychopath、sociopath和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三個 term 有何分別?到目前為止,我當是同一類。

4% 是如何統計出來?如果這個數字準確,就相當恐怖。在 general public,厭食症佔 3.43%,精神分裂也只是 1%,結腸癌 0.04%。

有說在香港每 21 個女人就有 1 個一生中有機會患上乳癌,而我身邊就有 2 個。而 psychopath 不分男女,若然每 25 個就有一個,在一生人之中,你會遇上很多個。

作者說,東方人在比例上有較少仆街,因為東方文化講關係,不像西方人崇尚個人主義。

可是,既然仆街能模仿別人的情緒反應,也可以假裝跟別人打好關係,東方仆街可能只是比較懂得包裝,賤得冇咁明顯罷了。

***

仆街流氓故然恐怖,如果領導者毫無良知,那就大鑊了,因為人有服從權威的天性,儘管違背良心。

Albert Einstein 說:The world is a dangerous place not because of those who are evil, but because of those who look on and do nothing。

Professor Stanley Milgram 著名的服從實驗,在《路西法效應》被提及過,又在這本書重提。

實驗參與者被指派做「老師」,研究員的同謀飾演「學生」。學生被安排在另一個房間,老師看不見他。學生要回答老師的問題,答錯了就會被電擊 (假扮的),而電量逐次遞增,直至 150 伏特,學生表示痛苦受不了。若然老師不想繼續實驗,研究員便說「請繼續」、「實驗需要你」,甚至「有咩事我負責」。結果有 62.5% 參與者繼續實驗,直至最高的 450 伏特,標明極危險、會致命的程度。

若然受試者認為自己與研究員有相同或更高的智慧,就未必會服從了。又若然研究員沒有穿白袍,服從率就由 62.5% 跌至 20%。

在辦公室裡,我們的說話,老細總是不聽。同一番話由 consultant 說,效果就不同。同樣,我助手的話,別個部門的同事也可能不聽,硬是要用我把口重覆說一遍。簡直浪費我的時間。

在現實社會之中,仆街領導確實存在,我相信大家都感受到。

***

在 R. Davis 的 Ten Subtype of Psychopathy,仆街都可以細分垂涎型、無原則型、不誠實型、冒險型、懦弱型、暴躁型、惱人型、有惡意型 (有善意仆街嗎?)、暴虐型和邪惡型,令我嘆為觀止。賤種竟然有 10 種不同的賤法,真係唔講唔知。

***

仆街之所以仆街,是因為他們沒有良知。而一個人有沒有良知,難以辨認。Loren Eiseley 說:In the desert, an old monk had once advised a traveler, the voices of God and the Devil are scarcely distinguishable。

但作者提供了一個 tips:仆街會搏同情。扮窮呃綜援是一個例子。我就認為抵賴卸膊也是他們的劣行,例如強姦犯抵賴受害人衣著暴露引人犯罪。

***

沒有良知、沒有做人原則。就什麼都做得出,比起另外 96% 畏首畏尾的凡夫俗子,仆街注定冇得輸。那麼,良知豈不是取勝的障礙?

如果可以選擇,你寧願有良知還是沒有?大多數人寧願 keep 住良知,縱使它會令你輸。這個選擇,關乎於你寧願利己還是利他。

猴子找到食物會呼朋引伴分享。而這種利他行為分薄了牠自己續命的資源。但如果把整個族群而不是單一獨立個體看成「己」的單位,分享得益就是對「己」有利的行為,鞏固整個族群的生存機會。

相反,在仆街心目中就只有個人利益。就算在族群之中,他自己和別人之間的爭奪是零和遊戲。

***

作者提出 13 規條對付仆街,有沒有用見仁見智:

  1. 承認有些人是仆街。
  2. 聽從直覺而不是權威 (咁容易,就不會有服從實驗的結果了)。
  3. 事不旖三 (別被仆街欺騙超過 3 次;換言之,頭 3 次避不了?)。
  4. 質疑權威 (same as no. 2?)。
  5. 提防擦鞋仔 (老細們,做到嗎?)。
  6. 重新定義你對尊敬的看法 (害怕 =/= 尊敬)。
  7. 別與他們糾纏不清。
  8. 拒絕跟他們接觸或溝通 (談何容易?)。
  9. 質疑自己的婦人之仁 (i.e. 別心軟)。
  10. 不要嘗試彌補無法彌補的事情 (i.e. 別為他們贖罪)。
  11. 不要幫仆街隱瞞真面目。
  12. 保護你的靈魂 (世上還有很多正常人)。
  13. 好好活著 (才能放長雙眼,食住花生睇戲)。

***

作者說,舉世知名的仆街都有很仆街的收場。除了成吉思汗是墮馬死之外,其他的多數不是自殺就是被殺。正所謂,寧犯天條,莫犯眾憎。

但願,上天真是有眼。

廣告

5 responses to “4% 的人毫無良知,我該怎麼辦?

  1. 一個仆街,是他自己仆街,但一大堆仆街,整個社會就仆街了。仆街不是缺德,是無知兼無能。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2638&do=blog&id=216703

    • 一個仆街的領袖,再加上一群為虎作倀、助紂為虐嘅擦鞋仔,咁就無敵仆街鳥。

      你post出來條link,殘體字的,有冇得轉做啱睇字?

  2. 他們為什麼不道德(完結)

    故事一:狼和羊誰道德

    在廣袤蒼涼的草原上,生活著羊群和狼群。千百年來,羊以草衛生,狼以羊為生。突然有一天,狼群進化出了自我意識,具有了思考能力。它們審視「狼間」的這一切,突然感到罪惡。狼發現,它們的生存必須是羊的死亡為代價的,而如果它們不吃羊,自己就會死亡。於是一些狼認為,狼吃羊是不道德的,應該改吃素;而另一些狼則認為,羊吃草,草也是有生命的,那麼羊吃草也是不道德的;既然羊吃草也是不道德的,那麼狼吃羊不過是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罷了;更有狼群通過觀察生物界百態發現,弱肉強食、物競天擇乃是生物界亙古不變的真理,於是呼籲建立起強者為王,適者生存的道德準則,讓羊心甘情願地被狼吃,狼也不必為吃羊感到愧疚。狼們對幾種道德觀莫衷一是。然而,不管狼們怎麼爭論,所有狼都必須吃羊;那些對羊持有最大同情心的狼,在餓到最後也不得不吃羊,確實有狼因為不吃羊而死,那也只是因為它們餓到連追趕最虛弱的羊羔的力氣都沒有了。

    無獨有偶,羊群也進化出了自我意識。羊群以一種宿命的方式審視自身的命運,它們之中也分化出了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是狼強羊弱,羊應該接受被吃的命運;另一種觀點是羊應該夥同老虎或者獅子打跑狼,作為回報,從羊群中選出最虛弱的那些供老虎們享用,因為即便不如此它們也會被狼吃掉。由於老虎的數量比狼少得多,所以更多的羊獲得了生存的機會。而羊中最聰明的那些發現,被狼吃掉的羊多半是老弱病殘,這些羊如果不被吃掉,會和其它羊爭吃草,最後草很容易被吃光,大家都會餓死,所以狼吃羊對某隻羊看來是不公平的,但客觀上是保證了羊群的健康成長,高效生存。

    恰好,有一天人也來到大草原,看到了狼和羊的這一切。人以悲憫的心態看待狼群和羊群,他們之間也有諸多爭論。他們的爭論看起來眼花繚亂,其實同狼與羊們的思辨並沒有本質區別。

    最終,一個聰明人說:如果這個世間有普適而不變的道德準則的話,那就是生存。生存是生物界唯一通用的道德準則。羊吃草為了生存,狼吃羊也是為了生存。所謂道德,不過是生物以自己為中心而得出的狹義觀念,凡符合自己生存利益的,則為道德;凡不符合自己生存利益的,則為不道德。如果從狼的角度看,狼吃羊很容易被定義為符合道德;而如果站在羊的角度看,羊吃狼很容易被定義為不符合道德。因此,道德的第一個特性是:道德總是具有兩面性,站在這個角度看是道德的,換一個角度就不道德了。

    最能夠震撼我們心靈的故事,大多體現著對生命的尊重,而非對道德的尊重。

    故事二:道德兩難

    柯爾伯格[1]將皮亞傑的"對偶故事法"改進為"道德兩難故事法"。他編制了一系列的道德兩難故事。"海因茲偷藥"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

    在歐洲,一名婦女得了一種特殊的癌症,快要死了。醫生說只有一種藥或許能挽救她的生命。這種藥就是本城藥劑師最近剛發現的一種鐳。每一劑藥的成本是400美元,藥劑師要價4000美元。患病婦女的丈夫名叫海因茲,他找到他所認識的每一個人去借錢並嘗試了每一種合法的手段,但他最終也只能籌到總共2000美元,僅夠藥價的一半。他告訴藥劑師說他的妻子快死了,求藥劑師將藥便宜些賣給他或者讓他以後再付錢。但是藥劑師說:"不行,我發明這種藥就是要用它賺錢。"所以,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海因茲感到絕望並考慮砸開藥店為他妻子偷藥。(Kohlberg,1984)。

    當這樣一個道德兩難故事呈現給孩子們之後,讓他們接著回答與故事有關的下述問題:

    1.海因茲應該偷藥嗎?為什麼?

    2.他偷藥是對的還是錯的?為什麼?

    3.海因茲有責任或義務去偷藥嗎?為什麼?

    4.人們竭盡所能去挽救另一個人的生命是不是很重要?為什麼?

    5.海因茲偷藥是違法的。他偷藥在道義上是否錯誤? 為什麼?

    6.仔細回想故事中的困境,你認為海因茲最負責任的行為應該是做什麼?為什麼?[2]

    其實我這裡還要再問一個問題:為什麼藥劑師不肯降價把藥賣給海因茲?類似的事例在我們生活中隨處可見!

    在我們生活中,最讓人難受的不是在道德與不道德之間做出選擇;而是在道德與道德發生衝突時做出選擇。當一個人遇到道德兩難問題時,做出什麼樣的選擇不會出於他的道德感,只會出於他的知識和智慧。而更多人在做出不道德選擇時,根本就不知道這種選擇是不道德的。而儘管任何一個社會都有這樣那樣的,或者成文的,或者約定俗成的道德規範,然而在應對每個具體事件時,指導我們行為的不是道德感和道德條款,首先是我們對具體事件的分析和判斷。這些分析和判斷,從根本上與道德和道德感無關,它們主要基於人們過往的經驗和知識;而事實上,一個人形成何種道德觀念,從根本上說也是基於他既往的經驗和知識,儘管這些知識和經驗也包含了說教式的道德條款,但顯然,他們在其中起的作用極其有限。

    故事三:醫生的艱難選擇

    老傻是著名神經外科醫生,他說他經常遇到這樣的兩難問題:面對一個病人,有兩套方案。保守方案肯定不會危及患者生命,但治療結果是患者會有某種程度上的殘廢;樂觀方案患者有20%的可能喪生,但一旦手術成功,患者將完全康復。老傻為每次做選擇題痛苦不已,我們完全可以感受到老傻的壓力。

    在這個案例中,老傻沒有必要自責。老傻的責任是把兩種方案的信息完全透明的告訴患者及其家人,如果老傻沒有做到告知權,事實上違反了法律。如果沒有相關法律,只能說法制不健全。而如果老傻告知了患者,患者把皮球踢給老傻,要老傻給一套建議的方案,那麼老傻無論從法律上還是道德上應該免責。因為患者自己自願放棄決策權利。一旦患者自願放棄權利,他就不應該要求老傻為事件結果負責—無論是實質上還是「良心」上。

    當然,老傻很可能因為手術失敗,為自己的醫術不精而自責,然而如果我們把這種人格上的偉大當成道德上的典範,就完全錯了。因為老傻是為自己沒能挽救一個生命而自責而非他破壞了什麼道德規範?所以,老傻自責只是因為其對生命關懷的高尚人格而非屈從於道德準則,這種人格是超越時空和所謂的階級階層的,如果你要把它歸為道德,我並不反對;只是,如果要這樣的話,又有什麼不可以歸結為道德呢?

    我們為什麼會為《辛德勒名單》和提燈女神感動流淚?他們是道德典範嗎?甚至,有些讓我們感動的人,他們的行為在一定程度上是不道德的,他們不但獲得了原諒,反而因為其人格偉大受到尊敬。

    如果你沒有看過《海上勞工》、《巴黎聖母院》、《悲慘世界》,那麼一定要看。在《悲慘世界》裡,冉阿讓為了孩子去偷面包,是道德還是不道德?小說結尾沙威放走背負馬呂斯的冉阿讓,道德還是不道德?事實上,沙威的行為不但觸犯了法律,更不遵從警察的職業道德。沙威的行為是對還是錯?

    在生存和人性面前,連法律都不算啥,更不要說道德。我並不反對你用道德來要求自己和他人,請記住這一點。但有幾點你更要記住:

    1、 當一個人有不道德行為時,往往並非他沒有道德觀念,只不過有比道德更重要的東西讓他不得不失德;

    2、 有人擔心不道德會影響秩序,這一點我們後面會詳細分析,但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會有人不顧身敗名裂去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是因為失德引起秩序混亂,還是因為秩序混亂造成了失德?

    3、 如果一個人已經失德而你又想用道德去約束他,你多半會失敗。一個心中沒有道德感的人不會因為你的指責放棄追名逐利;而一個心中有道德感卻又失德的人,要麼他不知道他的行為失德,要麼他有不得不失德的理由。前者出於無知,而後者出於生存壓力。如果你真的希望他有德,要麼教他以知識,要麼給他一條生路。或者,乾脆殺了他,一了百了。

    4、 一個人觸犯了法律或者道德,我堅決支持你處罰他,但處罰他之後,以道德討伐之更有價值,還是分析事件背後的社會生存環境更有價值?

    那些不道德

    李大俠對道德分了層次,我並不反對他這麼分,但我認為分不分於問題的實質沒有影響。我通篇沒有對道德進行定義,因為我認為不需要定義。事實上,在科學網討論問題,即便你給出了比較明確的定義,也有人會不在你定義的基礎上討論問題而自說自話。李大俠當然不是胡攪蠻纏的民哲,即便我們不能就道德的定義達成一致,但我們總可以就一些不道德行為達成一致。

    隨地吐痰和公眾場所抽煙

    我認為這是兩種不道德行為,不同意者可以反駁。我一直在思考為什麼總是有人垃圾桶明明就在眼前而不願意吐痰入桶,或者把煙頭扔到桶裡。也許原因有:

    1、 他們不知道這些行為是不道德的;

    2、 他們養成了這些不道德行為的習慣。注意,如果你懂一點心理學,懂一點行為塑造與改變,你應該知道,行為的習慣化和去習慣化需要練習,而不是靠灌輸道德。認知改變從根本上來說是行為的內化,而非道德指揮大腦。謊話重複一千遍成為真理,那是在一個人還沒有形成習慣時。如果一個人的習慣已經養成,洗腦的方式不會起作用。所以,你要讓隨地吐痰的人不再隨地吐痰,最好的方式是通過獎懲機制讓他形成出門帶紙巾,有痰入桶裡的習慣,說服教育收效甚微;

    3、 他們是沒有公德/道德的人。這種人你認為可以通過宣教改變其態度和行為嗎?

    事實上,我發現很多時候失德是因為無知。比如在手扶電梯上佔住急行道,很多時候佔道者並不知道應該把左側讓出來。當後面的人或者同伴提醒後,絕大多數佔道者都能心平氣和地讓道。比如在地鐵裡經常有人搶上。有一天一個人搶上被夾在兩道車門中間差點喪命,有小孩因為搶上腿掉到列車與站台間的縫隙裡,磨得血肉模糊;在場的沒有哪一個不是唏噓說以後還是得慢點的。你並不知道你的行為會帶來致命的危害,於是你總會為沾了點小便宜而沾沾自喜。正常成年人絕對不會故意去碰高壓線,除非你想偷銅線賣錢。

    我們把事情推廣開去深入分析。我們假設,隨地吐痰的人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農村長大再到城市的。注意,我只是假設,並且,只是一部分。我們完全可以從環境和行為關係來分析這種行為的內在動因。農村地廣人稀,樹多樓少,其生態系統較城市比自修復能力強太多。大家隨地吐痰的影響無論是美學意義還是醫學意義上,都要遠比城市小得多。因此,人們隨地吐痰的代價是很小的,小到既不需要有人為此清掃、維護,也不需要大家達成一個共同的行為規範—道德。而在城市隨地吐痰不但要消耗社會資源清掃,更容易引發、激化流行病,因此,在城市裡不隨地吐痰必須作為道德準則,甚至,在一些國家上升為法律法規。沒有人反對你在家隨地吐痰,因為你的行為只會妨礙你自己的健康。而不少落後地區的人即使在家也是隨地吐痰的。當然,新農村越來越重視生存環境,這一方面是經濟發展帶動需求和觀念,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人類活動頻繁使得農村的生態系統受到破壞。

    這是對隨地吐痰行為的分析,如果你願意,你完全可以對任何失德行為進行「生態學」上的分析。我可以斷定的是,一定有極少人的行為是不能用任何分析來描述的,我們需要以道德來約束他們嗎?也許,在這種時候,法律是管用的。如果立法司法成本太高,這就是我們不能不容忍的小毛病;你老婆完美無瑕的臉上長了一粒青春痘,有必要就此休妻麼?

    所以,類似的不道德行為,本質上源於無知。而那些有知的人,當他面臨不同生存環境後,他總是能夠通過觀察發現一些行為規範和不得不遵守這些行為規範的內在原因,從而尊重新環境的文化和準則。這種有知表現出來似乎是道德、謙遜,從本質上仍然是「知常則明」。而那些罔顧新環境文化的行為與其說是失德,不如說是無知。

    以職場為例,好的職業經理人總是能夠尊重新公司的文化,迅速融入環境;不是他們有什麼美德,只不過是他們知道,任何一個環境形成的文化都必有其合理性,如果不喜歡這種文化,最好的辦法是離開,而不是抱怨,或者,以上帝救世主自居要求他人改變。我從來沒有聽說哪個強勢的職業經理人在空降以後罔顧企業原來的文化而獲得過成功的,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很快就會滾蛋。反而是那些尊重新公司文化又保持自己特色的人,能夠慢慢地把自己的風格帶入到工作中,潤物細無聲地影響環境。

    這些都不是道德,恰恰是一個人的知啊!只要一個人有知,他就能做出合乎道德的事情;儘管不是所有失德都與無知有關,但大部分失德都可以通過知而改善。

    董事長的道德準則

    我希望我下面的這些分析不要被和諧。如果被和諧,我絕對不會從道德層面去分析網監,他們只不過是機器,連機器人都稱不上。

    我仔細讀了三鹿奶粉案件的審理過程,在三鹿集團董事長田文華知道三鹿奶粉裡三聚氰胺超標後,她的想法和做法是什麼呢?「當時醫生並沒有確定三鹿奶粉是導致這些兒童患病的直接原因,三鹿已經開始墊付患病兒童的醫療費了。」、「這是董事會集體的決定,而且當時並沒有人提出不同意見。」[3]再看另一些人的分析:「有位專家談了3個方面的可能: 一是田文華雖知問題存在,但懷著僥倖心理,認為少量的三聚氰胺「不是敵敵畏」,沒到傷及人命的嚴重程度,不會出太大問題,沒有充分意識到其危害性。二是她可能認為「添加劑行為」是行業潛規則,我也能如此。三是田擔心公佈真相後,會使三鹿品牌受到一定影響。到底怎樣處理,她很猶豫。結果,錯過時機。 田文華在企業聲譽、企業利益和公共安全的幾種選擇中,最終放棄了公共安全。」 [4]而三鹿奶粉事業部經理付新傑說,在2008年7月他參加的一次經營班子會上,會議要求,要為消費者換貨、退貨,讓消費者情緒穩定,「不要讓媒體知道消費者投訴三鹿奶粉情況,不能影響公司的利益」。[5]

    田文華的想法和做法體現的恰恰是她那個年齡社會骨幹的無知而非道德感確實。她天真的認為捂就能解決問題,就能維護自己企業自己品牌的利益。在田文華心中,甚至可能有一種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勇氣和神聖感,正如我們在電視電影裡經常看到的,那些聲稱「我x家百年基業,不能毀在我手裡」的老男人老女人們,你不能說他們沒有道德感,他們維護的是自己代表集團的利益;一旦他們成功,他們將是千古功臣。可惜,他們狹隘的道德感和無知非但沒有挽救他們的家族(企業),反而讓他們的家族(企業)速死。

    在這個案例裡,田文華的無知至少體現在這幾個方面:

    1、 沒有迅速準確、定性地瞭解三聚氰胺在這種濃度和攝入量下對嬰兒的影響,只是憑自己的經驗斷定不會出太大的問題。這是方法論上的無知,無知得一塌糊塗;

    2、 在風險不明朗時,沒有做好最壞結果的推斷和準備。我坦白說,我不知道田文華是怎麼管理一個大企業的,但在這種情況下先進行風險最大化假定才是正確的做事方式,田文華的處理方式極其業餘;

    3、 不明白懸崖勒馬還能夠通過公關重新贏得消費者和市場,而通過捂的方式一旦東窗事發對企業的形象就是毀滅性打擊。如果坦陳問題並盡快收回產品,在法律上也容易獲得同情,可能只以瀆職論處;而瞞報被發現後定罪可不是瀆職這麼簡單了!這又是方法論上的無知,無知得徹頭徹尾;

    4、 把企業利益和消費者利益對立起來,不明白只要還能贏得消費者的心,企業就還可以東山再起,從頭再來,這是世界觀上的無知,無知得幼稚可笑;

    5、 以為董事會決定自己就可以免責,這是心理學意義上的無知。責任分散是比較基本的社會心理學概念,很多時候採取集體決策就是為了分散責任,然而,分散了責任就等於能夠得到正確的決策麼?這是常識性無知,無知得低級可笑;

    6、 以為這樣就可以瞞天過海,簡直藐視現代媒體的力量和網民的智商,又是一種常識性無知,無知得笑掉大牙。

    我們當然可以說,田文華沒有站在消費者和廣大人民群眾思考問題,就是不道德的。前面說過,道德是由你處在的系統決定的。對於一個企業和企業家,賺錢和維護企業利益就是道德。所以,儘管你可以從道德上審判田文華,但你的審判對警醒後人沒有任何幫助。如果沒有方法論上的提高,後來再來一萬個董事長,他也會按照這種方式去做,因為在當時他心裡真沒有覺得這樣做不道德。

    我們為什麼要把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對立起來呢?如果你明白企業的基礎是消費者這一事實,你就不會把企業的利益放在消費者之上,因為只有消費者好企業才是真的好。這事它只不過是一個觀念和認識的問題,根本無關乎道德啊。

    田文華的思維方式做事方式難道是孤立的麼?你縱橫考察這幾十年,有幾個骨幹、精英不是像田文華這麼思考和做事的?我只能說,並不是他們的道德感出了什麼問題,只不過是他們集體無知罷了。不懂現代管理學和心理學,認為權力在握就能搞好管理,你不出問題上帝該哭了,他這麼無知還混得這麼好,他該怎麼混啊?

    而這種集體無知的原因正是因為我們秉承了一種錯誤的道德:屁股決定腦袋,領導永遠正確。就好像那些在開槍殺死無辜平民的納粹,他完全可以說他只不過是奉命行事,你能說他不道德嗎?可是他確實殺了人!田文華在當上領導前,一定也是某個領導的乖孩子,在田文華的部下里,一定也有一個聽話能幹的好苗子……可是,田文華,田文華的上級,田文華的下屬,你們的知在哪裡?你們本可以自己判斷一切!

    我讀本科時痛恨那些偷稅漏稅的企業家,可是有一天我想創業我發現一個老實納稅的企業生存實在太困難了;而當我在一個小公司做到比較高的位置,知道公司的財務狀況後,我更徹底忘掉了我自己的這些道德:如果你要自己的企業生存,在某些階段不偷稅漏稅幾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沒有一個強大財團給你投資時。有幾個創業者又能得到大投資呢?以後我再也沒有鄙視過企業家的偷稅漏稅行為,儘管其中有不少是明明有納稅能力而又不納稅的。我並不認為這種行為是合理的,但我明白,鄙視,是於事無補的。

    所有在我們看來的失德行為背後一定有深刻的非道德因素;而我們對他人道德審判,往往不是狹隘就是無知。所以我不會去拷問董事長的道德準則,我只會看他有沒有資格做董事長。

    剽竊教授的道德準則

    寫到這裡,我必須要先總結和強調:

    1、 我不反對任何人用道德來要求自己和他人,我也並不否定道德能在一定程度上起作用;

    2、 道德能起的作用非常有限,並且,道德並不是一個獨立的產物,某種意義上,道德只是一個副產品,最多是個催化劑,是秩序決定道德,而非道德決定秩序。道德的廣泛缺失正好反應了秩序混亂,而秩序混亂的根本原因不是道德缺失,是群體性無知。

    3、 道德只是個表象,你可以把一個人的行為定義為失德,但這種定義沒有任何實質性的作用。甚至,很多時候道德連美學意義都沒有。

    好,還得繼續賣關子。我們容易把教授剽竊定義為失德,我不反對。但我們有沒有看到教授剽竊背後的無知?

    1、 專業無知。教授剽竊不外兩種情況,一是引用或者審核自己學生論文時沒注意,未註明出處,算是無心之失;二是明知道不是自己的東西還當成是自己的東西發表,算是明知故犯。前者是職業技能的無知,後者是專業能力的無知。如果一個學者沒有發表論文的能力,要靠剽竊過活,算不算一種無知呢?

    2、 自欺無知。一個人沒有學術能力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總得有人去掃大街。發表不了論文,不肯承認自己沒有學術研究能力,沒有自知之明,這是最愚昧的無知;

    3、 無能無知。據說不少人會問:我不做這行能做什麼呢?我的天,如果一個學者還必須要依靠學術體系才能生存的話,那這人真不該做學術,最好去做技術性不強的重複勞動。一個人不適合幹一行最好的辦法是換行,不是通過作弊的方式矇混過關。學術研究是某一類人適合做的事情,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不適合做學術研究既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更不是世界末日。要靠作弊來維持生存,不是缺乏生存技能,就是對生活缺乏最起碼的認識,同樣是無知;

    4、 盲從無知。很多人作弊的時候心存僥倖心理,其心理範式無非是:官員作弊陞官發財,學者作弊發表文章。他們不知道,儘管概率上確實有人可以繞過規則而不被發現;但是對某個具體的人來講,不管群體被發現的概率有多小,自己被發現的概率永遠是50%。這種盲從和僥倖心理,一方面來源於社會對作弊行為某種程度上的默許和懲罰力度不夠,另一方面也是作弊者自己對風險的低估,兩方面的根源都是無知。

    我還可以分析出三五種無知來,暫時不去展開了。總的來說,剽竊也好,其它學術中的不端行為也好。儘管從事實上它破壞了學術界公認的道德,但單純從主體的道德感缺失來分析問題,並以道德自律來要求其他人,收效甚微。最後我們會發現什麼情況呢?那些沒有破壞規則的人並不需要以道德去約束他,因為他的學術能力足以保障他從事正常的學術活動,而那些敢於破壞規則的人無論你以何種學術道德去規範他都收不到成效。因為他必須要以破壞學術道德的行為來保證其生存,在生存和道德面前,你永遠不要指望任何人能夠優先選擇後者。

    當然,肯定存在有人已經活得很好了,還要通過學術不端來獲取進一步利益。我們同樣可以對這種行為進行心理層面的分析和社會生存環境層面的分析,先不贅述,有人感興趣我們再討論。這種現象從社會層面說是秩序的混亂,從個人層面說就是無知。而社會層面秩序混亂正好就是微觀個人無知的集中體現。

    所以,對學術不端行為舉道德旗幟實際作用有效,最好的辦法有兩個,一是給其培訓,讓作弊學者再從本科讀起;一是乾脆將其踢出研究隊伍,免得浪費糧食。

    道德這東西

    我本來不想寫這一大段,剛才開會的時候我突然冒出想法,臨時決定做一件不道德的事:加塞。

    儘管我不想去給道德下定義,我們還是可以討論道德的來龍去脈和道德的功用。

    羞恥心和道德感應該不是人類固有的天性。從動物界似乎很難找到這兩個東西,從孩子身上也可以發現這一點。心理學研究也傾向於認為兒童的道德發展有一個過程,這個在柯爾伯格的理論裡也可以看到,不再多說。

    我們可以斷定,道德不是生物的普適天性,是社會、社會化的產物。我猜這一點異議並不多,生物的天性多半和環境和進化有關,而道德在社會環境中起什麼作用呢?

    一般我們經常說道德是法律的補充,我不滿足於這個說法,到底怎麼補充法,我見過說得清楚的不多。

    管理學裡有胡蘿蔔與大棒,前者是指給人甜頭,後者是指給人懲罰。因此,道德是胡蘿蔔,法律是大棒。大棒好理解,說下胡蘿蔔。比如立貞節牌坊、十大傑出青年、感動中國等就是道德胡蘿蔔。道德胡蘿蔔的全部含義是:一不會給所有人吃,二沒人可以僅靠胡蘿蔔為生,三胡蘿蔔多少還是有點甜味。從這個半假設性的定義,我們可以得到一些推論:

    1、 法律(大棒)適用於所有人,至少名義上適用於所有人,他的目的是用強制性的手段規範社會中所有人的行為;

    2、 道德由於社會資源緊張,它只能獎勵社會中極少一部分人,然後靠這些人去帶動其他人的行為。也就是我們俗稱榜樣的力量。因此,道德不適用於所有人,只有當某種道德體系經過多年的進化後,適用群體才會廣泛;

    3、 道德逐漸進化也會獲得一些強制性半強制性的功能,有人會因為做了不道德的事情良心難安,有人會自覺不做不道德的事,有人會用道德規範要求他人;甚至,我們可以用豬籠沉江這樣的東西來對付失貞婦女,而宣判者行刑者既不會獲得法律上的懲罰,也不會產生負罪感。

    4、 「刑不下士大夫」這玩意推動了當時歷史的發展,但現在產生極其負面的影響。「刑不下士大夫」實際上是權力集團和知識分子之間的相互妥協和利益交換,從那時起,中國的知識分子再也沒有獨立過。失去了知識分子幫助的平民,很容易被愚弄,而平民的造反由於沒有理論指導也很容易被摁死,要不然劉備還得找諸葛亮,李自成還得找幾個秀才?封建中國權力集團和知識分子在事實上構成為了一個精英集團,這個精英集團很大程度上獨立於法律之外,大部分時候僅靠道德自律。在封建體系強大時,大多數精英有良好的道德自律使得社會和諧發展。而一旦權力集團的核心-皇帝或者知識分子集團的核心-宰相失去了道德自律,國家就會變得非常危險。本質上兩類人失去道德自律是一回事,當獨立於法律之外的系統失去道德支持後,社會就徹底失控了。因此,我們今天看到秩序混亂道德丟失,本質上也是一回事:「刑不下士大夫」某種程度上還在起作用。

    5、 一個不道德的人,可能遵守法律;但反之,一個不遵守法律的人,要他遵守道德非常困難,尤其是傳統道德觀在今天已經不起作用時。也正是如此,一些有識之士呼籲恢復傳統道德以恢復秩序。我堅決反對這一點。很簡單:人類系統也好,物理系統也好,都是不可逆的;更何況,我們百年來的革命,不就是要擺脫封建系統麼?如果現在又把傳統道德觀撿起來,算是什麼回事呢?今天的道德缺失,主要由三種情況構成:精英集團肆無忌憚,某種程度上獨立於法律系統之外,同時傳統道德觀又不再起作用,結果就是大家見到的那樣;有人暴富,就一定有人窮,由於生存機會事實上的不對等,在生存和道德面前,社會底層人士逼上梁山拋棄道德選擇生存;由於精英集團的榜樣作用,社會中間階層學習到不道德行為既能給自己帶來實際利益,還能藉此進入精英集團,風險又不過分大,於是他們中的一些人選擇了市儈而不是道德。在這三種失德之外的失德,都可以忽略不計。

    所以,儘管我們今天見到的很多不道德行為表象上是不道德的,但其內涵卻不能用不道德來歸納,找回道德也不能在事實上捍衛我們的生活。國家主席發出「八榮八恥」號召,他的號召絕對沒有問題,但這個號召在事實上起了多少作用呢?

    那些不受法律約束或者不怕法律約束的人,他根本不會在意道德虛弱的約束力;而恪守道德和恪守法律的根本是同一個人,那又何必多此一舉大談道德呢?那些不道德的人,他們當然樂於呼籲別人道德、看到別人道德,因為他正要你心甘情願地奉獻呢。

    從宏觀層面,唯一的解決辦法是恢復秩序,這需要知,不需要德;從微觀層面,能讓個人獲得生存的機會而不用鋌而走險的去做違背道德和法律的事,同樣需要知不需要德。如果一個人能夠通過自己的勞動過上幸福生活,他不道德、不守法的成本就會提高,自我約束力就會增強,這些都不是靠說教式道德就能做到的,只能靠知啊!

    為什麼恢復秩序需要知不需要德,後面會講到。

    道德,還是秩序,這是個問題

    李大俠最後說,「我們之所以捍衛日常生活的道德,是因為我們不想在買牛奶的時候,吃到XXX,不想買到假煙、假酒、假藥,不想借朋友的錢不還,不想看到美女,就憑著沙包大的拳頭搶佔過來,不想被欺騙,不想在上街的時候,就被人無端殺掉。秩序很重要啊!沒有道德,談何秩序!」[6]我認為這是李大俠提綱挈領式的總結,因此最重要。前面那些細枝末節的東西就不費勁掰斥,只說這段,李大俠要是認為我理解得不對,可以批評。

    「秩序很重要啊!沒有道德,談何秩序!」李大俠的意思,看來是道德是秩序的保障。如果李大俠是這個意思的話,我不能同意。什麼是秩序?李大俠沒有定義。從李大俠這段話裡列舉的例子來看,秩序實際上是一種保障,一種共同的行為模式,既受法律約束,又受道德說教。我們看下圖:

    ….

    圍繞圖展開。社會資源和財富積累總是線性增長的, GDP增長約在7%-10%之間,我們姑且認為這個數字沒有任何水分,考慮到人口增長、物價上升(其實還有需求增長)等因素,所以在一個不長時間如三五年內,社會財富積累趨於穩定,個人所得也就相對穩定了。在資源一定前提下,我們看普通人如何一步一步決定他的行動。

    第一步:社會分配。現在有A先生,只是普通人。社會分配以某種機制給他一定勞動報酬,我們認為這是全社會達成的契約。契約體現全社會知的總和,因為社會財富總是有限的,給甲行業多一些,給乙行業必然會少一些。如果給乙行業太少,那麼就不會有很多人從事乙行業,於是乙行業必須提高工資才能吸引人才,就會有人加入乙行業,代價是其它行業的工資相應減少。經過看不見的博弈,最後分配機制會相對穩定,這種穩定結構體現了全社會對不同工作價值認可的積分值,因此是全社會的知。

    第二步:自我評估。好了,現在A先生每月可以拿到1000元。他將會對自己的勞動和所得做出判斷。這個判斷有可能是他自己的,有可能是從社會習得的。如果社會過分渲染諸如生活品質、崇尚奢侈,那麼更多人會傾向於判斷自己的所得偏少,即便他的所得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一個成熟的社會傾向於尊重各種不同的價值觀,人們按照自己的價值判斷得失;而在一個不成熟的社會裡,盲從者總是要多些。對自己勞動和所得的判斷體現個人的知和社會的知,有時候二者是糾纏不清的,我們也沒有必要把它們分開。

    第三步:未來預判。現在,A先生認為社會分配不公平,他認為僅靠這點工資自己的生活無以為繼。A先生接下來分析,在可以預計的未來,所得能否提升從而符合期望;或者,通過努力是不是可以改變生存狀況。這同樣體現社會的知和A先生自己的知。如果A先生年復一年失望,那麼他會習得無助。[7]習得無助者容易自卑自閉,如果當他們受到威脅,可能產生攻擊行為,而不是通過正常渠道解決問題。在一個朝令夕改,政策最大的社會裡,普通人容易習得無助,因為個人力量和政策比總是很小。一些人鑽政策空子並成功,但更多人總是被政策擺佈。當命運不被自己掌握時,要麼麻木,要麼亡命。

    如果A先生認為未來可以期待,那麼他很可能選擇等待;而A先生習得無助後,他必須另找出路;或者換行,或者鋌而走險。如果A先生認為換行也不會讓自己過得更好,或者A先生認為自己不可能進入那些自己羨慕的行業,在他面前只剩鋌而走險一條路。

    第四步:收益評估。A先生在決定鋌而走險之前,必須預估這會給生活帶來多大程度改善。任何年代任何地方違反法律和道德都能輕輕鬆鬆賺大錢,因此不詳細分析了。一個人心生邪念,他自己病了;一大堆人心生邪念,整個社會病了。病根不是缺德,是無知。

    第五步:風險評估。A先生雖然知道鋌而走險能讓自己暴富,但還是下不了決心。他必須評估一旦事發自己將得到什麼懲罰。增加每個人犯法或者不道德的成本最省事的辦法是用大刑,用重刑。秦用苛刑,若耕牛病死縣吏也被鞭撻,後果就是當百姓揭竿而起時,沒有幾個人願意為秦賣命,最後拉胡亥一把的居然還是十萬囚徒!所以兵者凶器也,聖人不得已而用之,濫用刑律收效最快,但人民敢怒不敢言,一旦暴發就不可收拾。最好不要把人逼到評估違法給自己帶來風險的境地,當人開始計算違法收益和事敗懲罰之間的得失了,違法只在早晚。

    必須注意。對風險的評估可不只是對法律條款的學習。這裡還有社會助長[8]和觀察學習[9]。當A先生認為社會中其他人,尤其是社會的骨幹力量罔顧法律和道德的行為給他們帶來極大利益而又免於處罰後,他就非常容易學習這些行為。最為可怕的是,是否在事實上存在這些現象並不重要,只要A先生認為存在就足夠了。

    第六步:道德管理。A先生在實際行動前最後和自己的良知較量一番。個人的道德感如何形成,我這裡不探討。我想我們能夠在某種程度上達成一致:道德感雖然和受教育程度不是完全一回事,但正常情況下,受教育多的人道德感會更強烈。大多數時候,受教育多的人生存能力總是強一些,於是我們發現,道德感強烈的人,很多人生活得很好;而道德感不強烈的人,需要改善生活。所以,你可以鄙視草根,但是你挽救草根的唯一辦法就是交給他知,哪怕只是謀生的技能。

    一些人明明腰纏萬貫還是為富不仁,其實也是無知:不知滿足。所以,道德不過是防止你裸奔的最後一塊遮羞布,它既不能幫你禦寒,也不能讓你看上去很美。我仍然不反對你寄望道德,只是你必須清楚,當你看到社會滿是敢於挑戰道德的人,就一定有十倍百倍的人認為社會分配不公。在生存面前,道德只能延緩矛盾,不能解決問題!

    出現岳飛、文天祥這種道德典範的時代,都是糟糕得不得了的,我寧願大家都是俗人但過得很開心,也不希望萬世敬仰的大英雄,大模範出在這個時代。老子說: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在失去秩序的年代裡呼喚道德,就像在漫漫長夜裡呼喚螢火一樣,只能陪你走一時,不能陪你走一生啊!

    也許,說到這裡你已經明白什麼是秩序了。我一直在想秩序和道德的關係符合什麼樣的物理現象。秩序是一個大型慣性參考系,參考系本身的性質決定了系統內一切規律和行為的極限;法律是系統內某個局部最強有力的場,約束著場內的運動;道德是在慣性參考系裡被力場約束的物體,只能在一定範圍內進行漲落。比如太陽系裡的秩序是由太陽決定的,而人是處在地球引力直接影響下的物體。人能做的就是蹦幾下,有人能跳一米高,有人能跳兩米高,拿根竹竿跳十米,但始終跳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太陽-秩序,地球-法律,肌肉的力量-道德。

    只可能先有秩序,不可能先有道德;道德只可能助推、催化秩序,不可能重構秩序。社會的道德標準和道德現象由秩序決定,如果社會道德標準超出了秩序,社會同樣動盪不安,這是有歷史事例的。

    其實我們還可以從社會總成本的角度去看秩序和道德的建立。社會的知將決定社會推行某種秩序的成本。如果社會的知還不夠建立起更合理的秩序,那麼社會仍然會自發選擇較低成本的秩序。賣個關子,不展開說了。

    思考題:

    1、 從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中國到公元前134年董仲舒提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並被漢武帝採納這近百年間,為什麼會有幾十年的紛爭和混亂?在這其中秩序和道德的關係是什麼?

    2、 從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到今天這近百年間,我們面臨什麼樣的混亂?這其中秩序和道德的關係是什麼?

    知,還是不知,這是個問題

    寫到這裡,我發現「誰喜歡道德」,其實前面已經交待過了,不用再寫了,於是做第二件不道德的事:食言。直接談知。

    我們前面談了一萬字的知,到底知是什麼,沒說。蘇格拉底說,「我想找到一個有知的人,但最終我發現,所有的人都無知,我自己也無知,不過,我知道自己無知。」所以,相對於浩瀚宇宙,所有人都是無知的,這是知的絕對性;但是如果人比人的話,還是有人有知,有人無知的,這是知的相對性。

    在小說《尋秦記》裡,特警出身的項少龍被送到秦朝,文化程度不高的項少龍,由於有兩千年的歷史積澱,到了秦朝卻成為一個深刻睿智的人,僅靠一句剽竊的詩「此時無聲勝有聲」,就獲得了兩大美女紀嫣然和琴清的芳心。可見,在現代無知的人,到了古代可以變得學識非凡。這是利用時間差異造成信息不對稱,產生了相對的知。

    但反過來就不一定成立了。比如今天的一個合格大學生,知識面廣,知道很多孔子不知道的東西,但是我們能說比孔子知道得多的人,就一定比孔子更有知嗎?顯然我們不能得出這個結論。

    儘管知識量(信息量)是知的一個重要指標,但並不是充要條件。所以有人說,那些剽竊的教授,難道還是無知的嗎?這句話看起來很對,經不起推敲。同樣是無知的,尤其是在考核、晉陞標準不合理的體系裡。當然,教授肚子裡肯定裝了不少信息,但是要比記憶能力,誰也別跟電腦比,不管你能記住多少東西,電腦總能記住更多。

    其實,知的相對性不但體現在人與人比較上,還體現在人與事的匹配上。比如,一個普通技術工人,只要高中同等學歷就能做得很好,至少在他的工作崗位上,他是知的。而一個不能正常完成學術研究,發表論文的教授,至少在他的工作崗位上,是無知的。套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合適的就是知道的」。

    如果在這個崗位上的人並不能勝任崗位,而他又不願意學習或調整自己的工作,他能做的事就是前面分析的那樣,鋌而走險。為什麼他不能勝任崗位呢?社會的選拔機製出了問題。而不勝任的人很難被鑑別出來,社會的監督機製出了問題。鑑別出來了,懲罰的力度不夠以至無法警醒後人,社會的懲罰機製出了問題。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要去搶自己並不能勝任的職位呢?因為低層職位生存困難,社會的分配機製出了問題。這些機制問題,歸根到底是全社會的無知。如果你對社會的期望超過了系統的容錯能力,那麼發展必須要以犧牲相當一部分人的生存條件為代價。你希望系統有差異,這樣才能形成進步的推動力,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差異必須在社會「總知」能夠企及的範圍內。也就是說,社會發展速度不能無視社會「總知」。我們當然可以認為快速發展反過來能夠拉動社會總知,但你怎麼能指望一頭氣喘吁吁的老牛追上一列飛馳的列車呢?如果二者的距離太大,搆不著了呢?如何判斷髮展速度超過了社會總知呢?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看基尼係數。基尼係數衡量貧富差距,貧富差距過大,說明一定有人的生存環境相比他的期望是惡劣的;也一定有大群人處在自己不勝任的職位上。因為社會發展會創生大量職位,而培養人才的速度(創造個人的知)跟不上。

    社會總知(K)是怎麼產生的呢?我們可以用這個公式來表達:K=Σ(G-W),G是所得,W是慾望。社會總知是個人所得和慾望之差的總和。一個高速發展的社會總知是負數,因為只有社會處於不滿足狀況,才會有更多的動力去創造財富。但是,如果負得太多,就必然造成社會秩序混亂。這是一對冤家,社會越有序,其發展動力相對來說就會弱一些,而一個失序的社會,某種程度上卻是有活力,有創造力的。我們用熱力學可以理解這一點,因為如果系統處處相等無差異,那麼系統就「熱寂」了。

    我很無稽地猜測,社會發展速度是跟K成指數增長關係的:V=a-k + b,而社會的混亂度是社會發展速度的對數:S=logcV+d(b、d是修正常數),社會秩序Z則是混亂度的倒數:Z*S=N(N是常數)。這個公式純屬瞎猜,我只想表達一個觀點:社會知和秩序是一對冤家,知越大(注意知正常情況下是負數),秩序就越穩定,但社會發展速度就會慢;而知越小,秩序就越亂,但社會發展速度會更快。只是,社會的發展速度必須在一定範圍內,如果超出了這個範圍,發展和秩序就不再受社會知控制,道德就開始混亂。我創造一個新詞,叫「發展溢出」,說白了,就是大家的素質這個杯子,裝不下那麼快的發展了,於是大家就會「造」,會「作」,會「折騰」,就跟杯子裡裝滿了水,再往裡倒,倒多少漏多少一樣。想裝更多的水,那您得讓杯子長大點。

    以上兩段純屬胡謅,我自己看都覺得有很多問題,所以斜體標註。下面再胡謅個人的知。這是你經常見到的太極圖,我們一直在想它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平面太極圖是信息加工的高維圖像在二維空間的投影。首先,世界由大量無序信息構成。這些信息,你可以隨意加工,由於人的觀測能力有限,所以在一個給定時間段內,人所知的信息總量是有限的。而人的觀測能力在不斷擴大,比如以前不能觀測微觀世界,現在能觀測到了,於是,信息總量擴大了。

    人這玩意,不能或者很難處理無序信息,能幹這事的,得是上帝。人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憑直覺,一憑邏輯。實際上就是一個對無序信息進行編碼解碼讓他有序的過程。表面看起來二者是對立的,其實二者是一致的。你對無序信息編碼的同時,也就在解碼。同樣,你解碼的同時,也是在編碼。你編碼的信息越多,層級越高,就越符合邏輯,同樣,你對信息解碼越多,層級越高,你的邏輯能力就越容易形成一種直覺。當二者達到一定程度,就形成了我們所謂的想像力和創造力。

    所以,知有兩個層面,一是記憶,一是編碼解碼。人類的知識、科學是怎麼進步的呢?張三看到了大量的無序信息後,創造出了一套編碼解碼體系。然後李四記住了他的編碼解碼體系,注意,光記住不行,還得朝前走。張三創造出了編碼體系,對於李四來說,這套體系仍然是無序信息,他必須對張三的體系進行再加工,等於再創造出一套編碼體系。所以,死記硬背是知的第一個層面,這個事,計算機也能幹;計算機甚至能夠通過機器學習一定程度上改變自己的程序規則,但有一件事它幹不了,就是改變最底層的運算法則:0-1。而這事人幹得了。人學習的最高境界,就是徹底改變底層運算規則;到了這個程度,新的運算規則將超越人的現有知識體系,想像力和創造力就是這麼來的。不要得意,你改變了運算規則,等於創造了新的信息,於是,對於你來說,你還是無知的,因為你還得記憶新的無序信息,再重新編碼解碼。這就是愛因斯坦說的:每個人知道的都是一個圓,圓越大,不知道的就越多。所以,直覺只能幫助你解決你編碼解碼達到頂峰的那個領域的問題,用到別的領域,正不正確就純粹看運氣了。達到了直覺=邏輯這個層面的人,相對於那些編碼解碼能力比較低的人,還是要高出一籌,所以相對有知。

    我們可以對編碼解碼能力進行分級,這樣也許我們就可以定性的評價各類人知的水平了。能夠創造出一個學派的大師(編碼),和用一個簡潔公式描述複雜信息體系的大師(解碼),其信息加工實質完全等價,因此,他們的貢獻也是類似的。如果你真正理解了一個學派,你總能用儘可能短的信息描述出這個學派的精髓;同理,你要真正理解E=mc2的精髓,必須學習大量相關物理知識。同一個公式,在初學者眼裡和大師眼裡是完全不一樣的,差異就是相關信息的豐富程度和信息編碼解碼的深度。

    我們回過頭來看孔子和今天大學生的差別。今天大學生記憶的無序信息可能比孔子多,但是,由於他們編碼解碼能力差得太多,所以他們還是不如孔子有知。

    十誡

    寫到這裡,我要做這篇文章裡最後一件不道德的事:反悔。

    我在構思這篇東西時,想到了這十誡:不知知、不知識、不知人、不知己、不知常、不知無常、不知有限、不知無限、不知道、不知無道。

    現在我決定不談它們。我讀過一些知識分級或者學習分級的東東,我覺得他們都不足以判斷一個人是否有知。

    我發現我越來越傾向於成為一個結果論者,所以我說,判斷一個人是否有知的標準就是他吐出來的信息是否比吃進去的信息多。

    當然,一個人一輩子會讀成百上千本書,但會寫成百上千本書的人恐怕沒有,要有寫出來的也多半是垃圾。

    所以這有個信息密度的問題。如果你能用一個詞語把前人需要用100個字才能說清楚的事情說清楚,而又能讓大家理解的話,由於你降低了大家需要儲存的信息量,所以本質上你濃縮了信息,也就產出了新東西。

    我決定草草結束這篇文章,但我非常同意AISTguest的評論:「知與不知是一個動態,永遠在學習與不知道,再學習的過程中前進。」所以,對於人類來說,「知」實際上是一種狀態,而不是一個事實;是一個過程,而不是結果;知有本征值,但知是測不準的,只會坍縮,不會確定。

    所以,我看到很多人聲稱堅持真理,不得不說:真理,就是不堅持。

    那種自以為智珠在握而又不知圓通的,實際上是最終極的無知。

    [1] 維基百科 柯爾伯格

    [2] 故事參考:科爾伯格「道德兩難法」發展兒童的道德判斷力

    [3] 三鹿原董事長田文華受審時稱很多事不知情

    [4] 三鹿掌門田文華受審情緒平靜 法庭不准帶紙筆

    [5] 三鹿集團由出現問題到走向崩塌全過程調查

    [6] 捍衛日常生活——答楊玲

    [7] Wiki—learned helplessness

    百度百科:習得無助

    堂吉訶德的博客:習得無助

    在這裡我對這個概念的應用進行了遷移,歡迎批評。

    [8] 社會助長實驗

    Wiki –Social facilitation

    社會助長研究的歷史與現狀(Ⅱ)

    [9] 百度百科 觀察學習

    Wiki — Observational learning

    參考文獻:

    「迷惘」時代的道德兩難

    幾個關於道德兩難的疑問

    全文完

    • 長到呢…
      淨係睇完羊和狼的故事。
      狼係肉食性動物,佢唔食羊都要食豬牛,唔係佢可以選擇食齋就食齋。條食物鏈係咁安排,要怪就怪上帝。

      但如果喺有得揀嘅情況,道德就唔係基於主觀意願而係同理心。

      舉個例:一個有錢佬同一個窮人賭錢。如果有錢佬輸,佢輸得起,當輸條毛;但如果窮人輸,就傾家蕩產,妻離子散。假如你係嗰個有錢佬,而你有得揀同唔同呢個窮人對賭,你會點揀?

  3. 道德同法律呢家野,要係食飽飯之後先會有人啋你,所謂真正既『官逼民反』,大前提都係冇飽飯食,但如果喺有得揀嘅情況下,大部份人都唔會選擇做林沖、武松、宋江,如果社會不夠建立起更合理的秩序,那麼社會仍然會自發選擇較低成本的秩序,如軍閥、黑幫、山賊等等。一些人明明腰纏萬貫還是為富不仁,其實是無知,不知滿足;一個窮人賭錢,傾家蕩產,妻離子散,也是無知兼無能,道德和同理心也是知識的體現。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