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ck Leave (第五回)

paw-printDay 7,0030。三更半夜,蚊車又來抽血。究竟是蚊車還是殭屍車?

本來已經睡著了,但都要醒來,然後讓時間眼光光溜走。0600 要準時起來刷牙洗面。我只睡了三粒鐘。

我可以坐起來吃了半個早餐。今天嬸嬸沒有用椅子困著我,而且我也沒有那麼笨。

今天的行程緊密。

三文魚到來。

我:我係咪可以出院呀?

三文魚:咪住,續樣來。

然後他說了一遍我的病情。後來,他又帶來一隻企鵝,用英文向企鵝說了一遍剛才他用廣東話說的一切。隔籬床的婆婆覺得他好威水,因為他識得講英文。

我:(我理得佢講非洲話,醫得好我就話佢叻。我而家仲係痛到死。)

拿拿臨打電話到脊醫診所預約。真正的治療,現在才開始。

午餐不是重點,三扒兩撥可以了。重要的是姑娘給我的文件:出院的找數紙、出院後須知、藥單、骨科覆診紙、照 X-ray 的通知、物理治療的 referral letter、內科和婦科的 referral letter……

我沒有時間和精神處理所有事情,總之找完數去攞藥。

Lunch time,攞藥部擠滿了人,有些拿著號碼貼紙坐著,舂吓舂吓睡著了。我也找個位坐下來。神經線扯著手臂,我用左手捧著右手,維持一個中了槍的姿勢,坐到典來典去,足足等了個半鐘頭才攞到藥。終於明白為什麼姑娘困我在椅子上個半鐘頭。醫院的「程序」果然是有原因的。多謝哂!

拿拿臨飛的回家沖涼洗頭,趕去見脊醫。又餓,又攰;我用意志撐著趕路。有生以來第一次病得這麼頻撲。

***

脊醫:好耐冇見喎。

我:係呀。呢次我好大鑊呀。

脊醫:做咩搞到咁大鑊先黎搵我呀?

我:上星期想搵你啦,點知入咗醫院……

然後我把我的「口供」,加上醫院裡的一切說了一遍。

脊醫:睇黎情況麻麻喎,個 lat 勞損添。(三文魚、藍色和白色哥哥,全部人都 check 唔到!) 你仲發緊炎,但最難捱嘅日子已經喺醫院度過咗。照完 MRI,三日後就有片攞。下次帶黎俾我睇。

廣告

2 responses to “Sick Leave (第五回)

  1. 公家醫療活受罪…..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