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Thomas

MikeT1大約十多年前,或者更久。那個時候,放工可以是真的放工,放假也是真的可以放假。只要踏出公司門口,就是自己的時間,可以專心而且放心做我喜歡做的事。

「識唔識 Mike T?跟得過喎。」那是 gym 場裡一個女教練的 comment。女教練除了做 personal training,也是個 Group X instructor,教團體運動的。Mike T 也是。

聽聞,Mike T 是個有經驗的舞者,在演唱會伴舞:黎明、梅艷芳、林憶蓮。

Mike T 在 gym 場不只教舞,也教 step aerobics。

準時走進 Group X studio。人已經很多。Mike T 有一班固定的 fans。比原定時間遲了 5 分鐘。有個灰色眼珠的高個子老外悄悄地出現——確是悄悄地出現。目光掃射了場內的人一下,自信得帶點冰冷。放下旅行袋,準備好音樂,戴上 headphone,循例宣佈這是什麼課堂,詢問有沒有人第一次到來,有點像自言自語。他大概也不期望有人回應。

***

Gym 場裡的男人,身形可說是多姿多彩。女人,除了個別打針食藥的大隻妹,其餘的就是有波有籮的形狀,不是肥就是瘦。但男人,有粗臂幼腰螳螂形的打拳人,也有百年老樹一樣的 body builder,總之不同玩法就不同形狀,千變萬化。而 Mike T 就是典型的舞者身形,沒有霸道的倒三角,相信也沒有明顯的格仔腹肌人魚線,只是恰到好處的高和瘦。

***

做 Group X 就如睇醫生,人夾人緣,沒有絕對的好導師或壞導師。

MichelleDean「你跟到 Mike T 嘅步法呀?我覺得好難跟啊。Michelle Dean 清楚好多。如果你跟到 Mike T,跟 Michelle 一定冇問題。Mike T 成日黑口黑面,又遲到,我唔鍾意佢。」有人這樣對我說。

Michelle Dean 是同期另一個 Group X superstar,比 Mike T 有更多 fans,因為她個性開朗,懂得搞氣氛,閒來跟 members social。她的 fans 每次都很 high,在叫囂。站在其中,我覺得自己被人群淹沒。我跟不上她的舞步,因為她人如其名,是癲的。

***

我跟 Mike T 上 step aerobics class,中班。有時是 double step,一個人用兩塊板,打直駁長,或者兩塊平衡放。打直駁長就變成一塊長長的。Mike T 很輕易就由板頭走到板尾,像會飛。我腳短,要大步大步跨過去。有些更矮的,要跑。

也有跟他跳 Hip Hop。轉身要轉得靈活,要用手踭。他教的。

Mike T 經常遲到,50-60 分鐘一堂 Group X,他會遲 5-10 分鐘。直覺上,他大把秘撈。教 Group X 的,十居其九是 part time,另外有正職的。闊太、白領、甚至對手 gym 場的健身教練都有。

試過一個周末,他遲了 15 分鐘,要 Michelle Dean 代課。Michelle 要臨場發揮一 part 舞步,Mike T 到來要連接,只有 superstar 才做得到。

也有一次,他連音樂也忘了帶來,臨急問 member 借。一般 instructor 只用自己的音樂,換其他音樂要重新預備;但 Mike T 可以即場執生。總之是跳舞的節拍,什麼音樂都可以。

他從來不笑,從來不。只是專心地做自己的事。Fans 們其實介意,但我不會。我也少說話,我也不笑。我明白這種冷漠和深沉。

聽說,Group X 的參與者越多,導師分到的工錢也越豐厚。笑與唔笑,間接影響收入。在這方面,Michelle Dean 更「識得做人」。就像在辦公室,得到老細歡心與否,與仕途息息相關。

***

Group X 從來不是我的主要運動。練心肺,不如跑步;練肌肉,不如做 weight,即是師兄們所說的,操嘢。Group X is just for fun,是我的甜品。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離棄了 Group X studio。Hip Hop 也不再是潮流,換來的是 Funky Dance、Body Jam,到後來的 Zumba Fitness。(By the way,zumba 令我想起 zombie,怕怕了。) Mike T 的名字也漸漸在 Group X schedule 淡出。

MikeT2「知唔知邊個 Michael Thomas 呀?」我問百年老樹般身形的大隻經理。以 Mike T 的名氣,就算不同部門,也許會聽過。

「知。嗰個 Regional Group X Manager 吖嘛。走咗啦。」他說。

原來他曾經是 RM,不是 part time。

這幾年,他到過很多地方,越南、星馬、大陸、澳洲、美國,也有回來香港。他仍然教舞,Zumba Fitness。

facebook 和 youtube,見到他的照片和影片。灰色帶點透明的眼珠依然,隨著燈光背景和衣著變色;但開朗的笑容很陌生。我從來未見過他笑,幾年來也沒有。或者,他現在已經掙脫了沒有笑容的日子。

令人笑唔出的難關總會過去,每個人都一樣。

我想,我都會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