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

rain-heart「工作只係金錢同勞力嘅交易。而家公司話中斷呢宗交易,咪搵第二個同你交易囉。」早陣子,我對 6 號仔這樣說。

曾經在這間公司工作了很多年,我很難想像自己到最後居然涼薄到連一丁點感情也沒有。一切對我來就只是一場交易。而跟我共事的人,也只不過是同時跟同一個機構進行交易,其實與我沒什麼關係。

我承認,這個想法很無情和麻木,甚至令自己震驚。

***

上一篇 blog 出街之後半天,再有一個消防員在火場殉職。我覺得非常遺憾。

網上留言區有人說,做得消防員,逗得一份不錯的薪水,死在火場就預咗,談不上是英雄。在高空工作因工死亡的事件時有所聞,難道你又認為他們很偉大嗎?

有人的涼薄比我更甚。

若果在以前,我會想:點解會有人咁仆街嘅呢?咁嘅說話都講得出。究竟係冇家教定心理變態呢?

但昨天當我見到這段留言,我心裡亮起「psychopath」這個字。然後就想像到,有這樣的一類人,一點也不出奇。別忘了世界有 4% 人是 psychopath。就算東方人的比例較少,只得 1%,假設全香港有 8 百萬人,按比例就有 8 萬個這樣的仆街,當中有 1 個在網上說這樣的話,有什麼出奇?血淋淋的事實是,仆街就在民間。

順理成章,這位網友 (或者應該稱為網敵) 遭眾人圍攻。我反而嘗試代入他們的邏輯,了解一下他們的觀點。

Psychopath 沒有同理心。一條人命,或者兩條都好,在他們心目中的價值,與燒到成為灰燼的貨物一樣。就算換了殉職的消防員是他自己的親屬,一樣可以說得出「死咪死囉,有乜咁大不了啫」的言論。

Psychopath 其實在這個社會還有存在價值,因為他們愛刺激,唔怕死。他們很適合在高危的環境下救火,因為「死咪死,冇乜咁大不了」。

說到涼薄,像我這些,碎料啦。

***

「其實喺你心底裡,會唔會因為過去嘅經歷,而有啲怕再投入職埸,或者對人有啲 paranoid?」我問一個朋友。她不幸地與我有差不多的經歷。

「每個人都只著眼於個人利益,你死好過我死。」她說。

有一件事我一直不太想承認甚至不想面對,就是我和她都有些 PTSD。有些看法或者信念已經不像以前。與其說這個世界已經變了,一般人的邏輯思維跟以前不再一樣,不如說是我們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已經改變了。

消防員努力不懈地救火,得到網民一面倒的敬重。嘉利大廈大火如是,今次也如是。努力工作的人,都是受到贊賞的。這個 social norm 從來沒有改變。

在新聞片段見到,消防員因為得悉同僚的傷亡而抱頭痛哭。這種場面也不是第一次見。而我相信,這些同僚,不一定互相認識,只因為 teamwork,大家都唔想大家有事,所以難過。我也相信,他們不會你推我讓,找隊友代替自己入火場,因為「人哋死好過我死」。

昨天一踏進 gym 場,就見到個一臉茫然的教練。據說,如果他今個月 hit 不到 target 就死定了,職位也隨時不保。他的拍檔在旁也著急,為他想辦法,因為他不想這個隊友出事,縱使他知道,失去了這個隊友,會有另一個頂上,工作會一切如常。這是 teamwork,不是「你死咗都唔關我事」。

***

我希我和朋友對人的不信任,局限在以前的不快經歷好了,別影響將來的生活;正如我望火勢局限在一個既定範圍好了,不再蔓延。

廣告

10 responses to “無情

  1. 經濟學以自私自利的哲理演變而成為一個大家獲益的社會體系,但自私到某個程度就會增加交易費用,如憎人富貴嫌人窮、psychopath等,而這增加,推到盡,可以導致人類的滅亡。psychopath很可能係高估了無情和麻木帶來的利益,或低估了無情和麻木的代價。

  2. Cali 就執你會去邊到 GYM

  3. 來掃掃地。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