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住你大,睇住你壞

dumbbell6 月 30 日

肥仔:老細玩到咁大,都唔知點收科。我仲想喺度做架。

我:等吓啦,過兩日情況就會明朗。

肥仔:就算呢關過到,長遠計都要諗定後路。但其實七月份都唔易捱。

***

7 月 7 日

我:點呀?係咪調咗去旺角呀?

肥仔:唉,係呀。好灰。出事嗰日,大家都頹哂,個個哩哂入 office,冇心機做嘢,好驚逐間逐間摺埋。如果冇咗呢份工,都唔知可以做乜。救得番都死。日日咁多負面新聞,個 brand 搞成咁,做唔知點做。

我:係大鑊架,旺季先搞壇咁嘅嘢。救得番都要守半年,守得黎又冬天。香港人冇乜記性,半年夠你哋洗底,不過要 make sure 半年冇事。Brand name 嘅嘢,包裝黎啫。而家搞到開哂巷,如果過到關,係人都知你哋換老細啦,到時咪賴哂落上手度囉。最緊要皇帝走咗唔好番黎。但大前提係要救得番先。係咪未出糧呀?今日 deadline 喎。

瘦仔:未。有啲同事去咗 head office。HR 冇黎聲氣,唔知想點。一係遣散哂我哋。

我:最好唔好啦。咁大棚人,霎時間個 industry 邊 absorb 到咁多 headcount 呀?

情況越來越嚴峻。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度過,負面新聞越來越多,員工和會員相繼跳船,生意停頓,但水電煤租與日俱增。在這個大時代,時間絕對是金錢。

場內燈光昏暗,氣溫也高。穿制服的改穿便服,完全零士氣。風水也日益轉差,門前動土,財位漏水,相當不妙。

盛傳這個周末定生死。

***

7 月 10 日

肥仔他們的阿頭告訴了我壞消息。他說不會不理他們。他是個好阿頭。

***

7 月 11 日

清晨的一場雨似乎沖不走暑氣。場內有點侷促,燈光就像天色般昏暗。

早上仍是那班人,換上的只是末日的心情。連日來,這個場發生過一些小事情,有些只是十多分鐘的事,但很快就被傳媒報導。我分不清場內哪些是人、哪些是 (內) 鬼。

Facebook 滿是 farewell 團體照。很多人的確是在這裡長大的。

山貓過來打招呼。這天,只得他一個仍然穿制服。然後,我從窗口見到他在對面馬路跟一班兄弟走過。根本沒有人提得起勁工作。

晚上,應該是翌日凌晨了。我見到一張告示……

***

7 月 14 日

如果你以為故事在這裡終結,well,you are partially correct。

故事的三個主角現在才浮出來:生意人、皇帝、拳王。

電視劇的情節尚且要鋪排合理,為了顧及觀眾的感受。但現實生活沒有這種顧慮,所以事情可以發生得極盡荒謬。每人都各執一詞,每個人都說了一堆數字,而幾堆數字是唔夾數的。

皇帝被一眾員工在 facebook 聲討,有現職和早已離職的,有仍然留在這一行的也有早已轉行的,當中有血有淚有人命。皇帝的 facebook account 亦已經摺埋。他的所作所為,是我所見過最大規模、歷時最長的 workplace bully。

相士說,每個人的一生都有行好運和倒霉的時候。有些人的好運發生在早年,有些在晚年。而倒霉到何種程度,就要視乎平日積了多少陰德。皇帝行了二十年運,現在到了盡頭。他與他的皇國同歸於盡。

***

7 月 15 日

除了找工作之外,其他事情我不想再理會。就好像工作完畢,坐定定食花生睇電視。我估計要三個月時間,市況才洗完牌。到秋天才出動也未遲。

說時遲,那時快,隔籬街有新搞作,一下子把戰線拉長至半年。

Whatsapp 響起。是拳手。年頭大地震的時候,我認識了他。後來他跳船,去了一個相對平靜的地方。只要是個沒有皇帝的地方,日子就過得有尊嚴了。

佢:好嗎?

我:都係咁啦。

佢:過黎吖。

我:好。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